业务邮箱
IV3fG95x@googlemail.com
首页 » 靓发> 正文

花飞月舞

发布时间:2020-03-23 14:12:01

第一章往事如烟“老爷,夫人生啦!”一位丫鬟满脸欣喜的向正在焦急踱步的中年人跑来。听了这话,中年人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期待,一个箭步冲向房内。房中,只见一个面色红润的婴孩被裹在襁褓中,竟不哭不闹,神态可掬,只是那双眼睛却是那样的清澈,仿佛只要被他看一眼整个人都会被净化。此刻,他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正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清茹”中年人跪倒在床边,呼唤着他心爱的妻子。李清茹缓慢的睁开了她因疲惫过度而闭上了的眼睛,苍白的脸显得憔悴至极。“九阳,我们终于有孩子了!”李清茹缓缓地道。张九阳握着李清茹的手,激动的泪水不住的滚落,喃喃道:“嗯嗯……”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张九阳便走向了那个婴孩。见到有人走来,那婴孩竟笑了,好像他知道来的人是他的父亲一样。张九阳也笑了,回头看向李清茹道:“清茹,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李清茹调笑道:“全凭夫君定夺。”两人相视一笑,张九阳道:“大鹏起兮云飞扬,夫人,叫飞扬如何?”“飞扬,张飞扬,好名字,就叫飞扬。”一月时间眨眼便过,张府今夜格外热闹,处处张灯结彩,花红柳绿,声乐阵阵,喜悦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枫叶城,枫叶城第一大家张家的满月酒宴在今晚举行。今天的夜空异常的黑,仿佛被墨汁染过,风也格外的大,可如此恶劣的环境也无法阻挡张府欢天喜地的气氛,沉寂了十年的张家终于后继有人了,叫他们如何不高兴?“恭喜恭喜啊,张兄。”“原来是萧兄啊,有失远迎,快请进。”前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张九阳一一拜会,大约一个时辰后,才逐渐停止。“诸位请听张某一言,今日是我儿满月之日,诸位肯赏脸荐临我张家,张某荣幸之至,望各位玩的尽兴,吃好喝好啊。”这时,有位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站起身来道:“素闻张兄武功盖世,一套《太阳心经》更是练的出神入化,尤其以一套太阳剑诀见长,在下敬仰已久,今日当着众豪杰的面,可否切磋一番?”张九阳连忙道:“哪里哪里,承蒙兄台抬爱,在下的太阳剑诀的确小有突破,若不嫌弃,还望阁下指点一二。”又转向众人道:“此番一为切磋,二为助兴,张某献丑啦。”中年大汉脚一跺地,一招‘飞鸿踏雪’使出,瞬间腾跃至高台上,引得下方一片惊叹声。“这不是失传已久的绝顶轻功‘飞鸿踏雪'吗,那中年人是谁?怎么身手如此了得?”张九阳也注意到了,便开口道:“恕在下眼拙,兄台使得莫非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飞鸿踏雪’?”那中年人笑着抱拳道:“确是,在下侥幸所得罢了,不值一提。”知中年人不愿多透露,张九阳便识趣的不问了。见识了中年人的神秘,张九阳收起了刚才的小觑之心,变得郑重起来。两人互相抱拳致意,随后凌厉的攻势陡然展开。张九阳一剑劈出,中年大汉举剑格挡,两人交缠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交手百余招,仍不显颓势。张九阳乃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中年竟丝毫不落下风,可见其修为的深厚,不过任谁都可以看的出中年太过浮躁,出手招招凌厉,不留有丝毫余地。而张九阳稳扎稳打,只守不攻,似在蓄力。突然,张九阳也开始攻击,太阳剑诀使出,道道剑花飞舞,中年大汉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颓势尽显。众人恍然,原来张九阳没有使用全力。未过十招,张九阳的鱼泉剑已架在中年的脖子上。“张兄的太阳剑诀果然名不虚传啊,我认输。”中年大汉淡淡的道。张九阳取下架在中年脖子上的刀,一笑道:“承让承让,雕虫小技罢了,兄台武功甚高,张某佩服。”那大汉纵身飞下高台,坐回座位。随后又有几人找张九阳切磋,张九阳一一应下,战绩为全胜,这引得众人连连鼓掌叫好。就在众人把酒言欢之时,在离张家不远处的一座宅院中,一群身着黑袍的人静静矗立,为首的是一位略显阴厉的老者。“黑幽卫听令,此次我等奉阁主之命前来,阁主所交待的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你们都非常清楚后果,听明白了吗?”为首的老人交代道。“是。”黑幽卫众人齐声应道。“出发。”阴厉老者一声令下,几十道黑影闪出院落,向张府奔去。欢庆的气氛一直延续了三个时辰后才随着跌跌撞撞的人群的远去而渐淡,剩下了喜不自禁的张家一家。此时的张府的人皆已醉,很快地进入了梦乡,丝毫未察觉那已逼近的危机。天依旧是那么黑,风依旧是那么大,人却不知不觉的多了许多。“铮铮……”剑光把天都映亮了几分。半睡半醒的张九阳忽然间被这拔剑声惊醒,随后,正睡着的李清茹也被惊醒。问道:“九阳,怎么了?”张九阳满脸惊愕的道:“好强的杀气。”说完连忙起身,飞身跃出屋子,李清茹放下怀中的熟睡的婴孩,亦是跃出。屋外的情景把刚刚走出屋门的李清茹吓得花容失色,只见张家上下大大小小三十二口人整整齐齐的躺在院子中,皆以殒命,一位黑袍老者静静地站在尸堆旁,双目含笑,满满的尽是嘲讽之意。再看张家,房顶布满了黑袍人影,张家已被包围。张九阳目眦欲裂,怒瞪着为首的黑袍老者,大叫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我杀人从不需要原因。”黑袍老者狂妄的话语传来。张九阳听得这话彻底怒了,大吼一声冲向黑袍老者。咣!咣!张九阳一上来便是狂猛攻势,逼得黑袍老者连连后退,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任谁都难以招架,仅仅十招,便逼退了黑袍老者,张九阳一掌拍出,正中老者胸口,老者一口鲜血喷出,摔落在地。黑袍老者的手下就欲出手,老者手臂一挥道:“慢。”说罢,从怀中取出一段玉箫吹了起来,箫声颇为怪异。听了这箫声,张九阳忽然感到头痛欲裂,倒在地上,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声音。黑袍老者笑了,道:”张九阳,你千算万算却算不到自己中毒了吧。“”你卑鄙,啊啊……“张九阳忍痛说道。”卑鄙?何为卑鄙?人们都只看结果,谁会在意过程呢?我只不过为了达到我的目的而使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罢了,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站着,而你躺着。“李清茹刚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丈夫倒在了地上,怒火上涌,攻向老者。”不自量力。“老者冷哼一声,一掌拍出,李清茹倒射而回,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这时,张九阳突然向黑袍老者扑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与老者缠斗在一起,边打边喊:”清茹,快走!“”不,我不走,我要陪你。“”你走,孩子一定要活下去,张家不能绝后。“黑袍老者森然道:”想走,黑幽卫听令,不要放走一个人,不要留下一个活口。”嗜血的夜晚过去了,消息犹如飓风一样刮遍了整个武林,举世皆惊!无人知道张家究竟为何被灭,也没有人知道张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张家已在一场大火中彻底化为了灰烬,从此从武林中除名!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